大變局下的冷思考——魏江談商學院的使命與責任

2020-09-06 20:13 來源:企業家日報網

【編者按】日前,教育部“長江學者”特聘教授、浙江大學管理學院院長魏江教授為浙大EMBA教育中心2020級新生帶來了“院長第一課”。 魏江以《辦出“有意義”的商學院——兼論企業家的意義回歸》為主題,分別從如何看待自己、如何看待管理、商學院怎么做以及企業家的精神四個方面,與新生們進行了分享。以下為魏江分享的整理稿。

7c2b932f41c44c6582e30f90692e1940.jpg

▲浙江大學管理學院院長魏江教授

創新:只有創新才能贏得未來

三年前,國內媒體宣傳“厲害了,我的國”,其中一個標志性事件是講新四大發明。第一、網絡購物。引用馬云的話是學習和引進美國的eBay、Yahoo;第二、掃碼支付。學習了彼得?蒂爾與埃隆?馬斯克創立的Paypal;第三、高鐵。日本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就已存在;第四、共享單車,它僅僅是一個商業模式而已。這四樣沒有一項是來自中國的0-1創新發明,最多只是模式創新。

當我們回顧世界三千年歷史,我們發現沒有哪個國家是靠內循環而變成偉大的國家?;仡欀袊母镩_放四十二年的發展,它的崛起依靠兩大 法寶:改革、開放,現在更強調第三大 法寶:創新。沒有前瞻思維的創新,沒有0-1的創新,沒有90-100的創新,就沒有核心競爭力,必將越來越受制于人?;赝斚?,“改革、開放、創新”這三大 法寶,乃是今日企業強大之根本邏輯! 

作為浙江大學,我們該做什么?我們浙大人該做什么?

去年的EMBA開學典禮上,我講了這樣一番話:我們坐在這里,目的不是為了賺更多的錢,也不是為學了商科去合理避稅、做商業模式和市場營銷,而是讓我們學會重新思考去做一個受人尊重的人,做一個有意義的人! 不僅僅是一個職業、一項技能,這才是大學之真諦。當我們用改革、開放和創新的思維來思考我們當下的經濟發展時,我希望我們內心能由衷升起我們的使命和責任。

上世紀70年代末,我國農村開始實行聯產承包責任制,中國從此走上經濟改革創新發展的快車道。但回首過去三、四年所發生的變化,與我們所以為的自豪相比較,我們要學會反省和深思。我們解決了吃、穿、住、行這些最基本的需求,為何創新層面卻遠遠未及?

改革開放以來,浙江始終以敢為天下先之勇氣,走在改革開放的前列,浙江創造了中國商業史上諸多輝煌業績。但是,在今天,我希望我們能冷靜思考一下當下的浙江企業出了什么問題?

民營企業500強,浙江從165家降到2019年的92家;中國財富500強,浙江從120家跌到2019年的34家;全國10強縣(市),江蘇占1/2,浙江只有1個。2018年以來,浙江有二十多家上百億規模企業被債務重整,或面臨破產邊緣,或在死亡線上掙扎。

2018年兩會期間,我作為代表在兩會上發言,華為一年的研發經費占到全部銷售額的15%,相當于900億。而浙江所有企業的研發收入加起來不到1800億。換句話說,華為一家企業的研發投入等于浙江的50%。

上海交大的一位教授這樣點評浙江:窮小子以前沒有鞋子穿,所以各種路都敢走?,F在不斷地給他“穿新鞋”,因為愛惜鞋子,就不走新路了。

500年來,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競爭始終沒有停止過,這是國家與國家、制度與制度、企業實力與實力的競爭。再看當今國際形勢,從2018年中興事件起,中美貿易戰的實質其實就是遏制中國從追隨向創新引領轉變,如今“五眼聯盟”全面抵 制中國,將來一定也會是常態。這種發展變化背后,最基本的邏輯是誰擁有最先進的技術,誰擁有最好的制度,誰就擁有未來。

全球化時代,只有實現科技創新驅動發展,才能真正實現高質量發展,才是民族之希望,國家之希望。浙江的企業市場意識和商業機會是與生俱來的,市場驅動如果能帶來利潤,勢必沒人愿意走科技驅動的路子。其實創新就是購買期權,不投資就只有死亡,投資了才有希望。

“院長第一課”現場

摒棄功利:用戰略思維洞察變化,把握規律 

看完經濟和企業家,再來看商學院。我們的EMBA學生在學習過程中有這樣的現象,喜歡聽故事,而不喜歡聽那些真正深奧的哲學和管理理論。如果一個行業、一個產業包括我們的商學院,培養人的思想和智慧的圣地,都去迎合低級趣味,迎合講故事,講笑話,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?企業家不應該是戰略家嗎?兩三年后,同學們是否能在你的碩士論文里寫下你獨到的管理智慧和思想?

我們今天所面臨的挑戰,正如一百多年前英國跟美國的競爭。英國是當時工業革命發源地,取得了全球貿易市場霸主地位。而美國作為跟隨者,他沒有這樣的技術怎么辦?吸引人才!當人才都聚集到美國,突破了前者的技術封鎖,便一舉開始了自己的工業革命。美國為何能贏?靠的是人才,靠的是科技,靠的是制度創新。只有制度創新,人的思想才能迸發,智慧才能呈現,思維才能多元。

2017年以來,這三年讓我們體會了什么叫做百年未遇之大變局,但這正是希望之所在。沒有這樣的不確定性,企業家們還在舊路上走。今年的新冠疫情,也讓我們意識到,多元管理世界加速到來。誰把數據用起來了,誰就能成為革命者、顛覆者。

一百年前泰勒時代的管理,是以成本最小化為目標的機器管理。虛擬時代的管理世界,是網紅帶著小團隊,就能創造幾十億、上百億現金流量。

線上智能時代,以人工智能、機器、互聯網作為管理主體和客體時,商學院該如何變革?我們做管理者,要洞察背后的邏輯,管理情景的多元化和復雜化,會給我們帶來更多挑戰。

歷史發展以科技和制度創新推動。從1920年到1940年的經濟大蕭條時期,經濟發展盡管有波動,但往上走的趨勢沒有改變。2008年金融危機,經濟仍在高速發展。當我們看到道瓊斯工業指數和美國大蕭條二十年的發展過程,你可以相信,正是這種百年未遇之大變局,孕育著新的科技革命和新機會。不要對經濟趨勢杞人憂天,結論只有兩個:新科技革命加速,舊范式被新范式取代。

很多人說,日本過去的二十年是“失去的二十年”,但實際上日本并沒有失去。日本在非常低調地積累科學技術,且每年產生諾貝爾獎。日本正在走重大產業轉型之路,傳統產業不斷淘汰,新產業包括芯片、醫療、機械和新能源都在厚積薄發。

我研究了1993年到2017年松下、日立和豐田的營收增速比較圖,發現以上三家日企的營收增速非常平穩,它們不追求所謂的利潤翻倍增長,而當技術已經不適應發展的時候,勇敢、主動地把該賣的技術賣掉,脫胎換骨。

反觀中國的一批企業,這些年中,其營收增速皆呈大起大落之勢。當企業在某一年追求營收100%增長時,需要反省是否漲得太快。正如一個人要在一夜間吃成胖子,一定不健康,我們要思考的是企業根基穩不穩。當增長利潤達到100%時,需要反省是否該投入研發。為什么2018年到現在為止,浙江上百億企業倒了一批?是因為貪婪和無知,忘記了經濟發展的規律。這個問題需要我們冷靜思考。

博雅之學:商學院的責任與使命

今天,我要把企業發展跟商學院放到一起反省。

140年前,賓州大學最早創辦商學院,開始培養職業化人才。上世紀40年代,哈佛開始有第一個MBA培訓計劃。二戰后,大量軍工企業轉為民用,企業之間競爭激烈,為了在市場競爭中獲得更高地位,一大批軍工企業開始培養職業化管理人才,商學院MBA發展迅猛。到了上世紀80年代中期,美國開始反省商學院培養的學生為何如此技能化、短期化。商學院到底有沒有真正培養時代所需要的人?之后,在國際范圍內,MBA呈現了多樣化的創新。出現了國際化、整合型、領導才能、團隊意識、企業和企業家倫理的培養。

如今我們面臨如此大的挑戰,也需要反省,是否在培養急功近利、利己主義和以金錢至上的學生?MBA/EMBA到底為誰而開設?應該培養什么樣的人才?如果商學院培養的是技能和工具性人才,豈不變成企業培訓中心?我很喜歡有句話,叫“無用之真理”。忘記當下之有用,才能著眼長遠之真理皈依!這是大學之所以為大學的本來!    

商學院到底應該如何發展?我分享一下20世紀最偉大的管理思想家彼德?德魯克的三個故事。

第一個故事。1922年,德魯克13歲時,宗教學老師問了個人生大問題:“希望將來過世后,最令后代懷念的是什么?”當時沒人能回答,他們都太年輕了。老師笑著說:“我本來就沒有期待今天你們能回答這個問題,但是如果你們到了50歲仍然沒有答案,就表示你們白活了?!?/p>

第二個故事。1939年,德魯克拒絕了《財富》雜志亨利?盧斯的盛情邀請。他說:“盧斯的善意,他給的高薪和溺愛,簡直是對才智的謀殺。若是為盧斯工作,我懷疑自己是否有這份能耐,能成熟到抗拒那些誘惑?”他沒有接受這份高薪閑差,因為他不想做這樣的人,于是謝絕了他。

第三個故事。1999年,德魯克研究生院院長杰克?蕭問:“你認為你最重要的貢獻是什么?”90歲的德魯克給予最經典的回答:“早在60年前,我認識到管理已經成為組織型社會的基本器官和功能,我創建了管理這門獨立學科,并且我圍繞人與權力、價值觀、組織結構、制度來研究這門學科,最重要的是圍繞責任,故此,我把管理視為一門真正的博雅之學?!?/p>

用德魯克的話來說,一所商學院在道德上站得住腳的唯一使命,就是教育學生,在他們的管理下讓組織變得富有成效,這才是商學院應該追求的使命和目標。

基于商學院的使命,我們共同來做三個回應。

首先是回應世界,應更加關注“本土化”的管理智慧,為全球貢獻中國的管理理論和管理實踐;其次回應社會,關注“人”的因素,推動人本主義情懷的管理;最后是回應企業,要做一個有內涵的企業家,創造有內涵的可持續發展的企業。

“院長第一課”現場

回歸本源:點亮人文主義的光芒

了解了商學院的責任和使命,企業家該學什么?在浙大EMBA期間我們該學習什么?

首先,要學會處理好你作為企業家的身份和作為個人身份之間的關系。管理的問題要回到人的本性,千萬別把自己凌駕于人之上。對于人的敬畏,是最大的敬畏。

其次,要處理好企業家跟企業的關系。不要把企業變成私人財產,它只是你實現夢想、體現人生價值的平臺而已。尊重企業,就是尊重企業的每一個人。

最后要處理好企業家跟社會的關系。社會是一個浩瀚的太平洋,而企業不過是太平洋上的一個小島。面向太平洋,你越發現自己渺小,你的內心就越謙卑。

諸位,有兩個問題應該問問自己,第一,你來浙大做什么?第二,將來畢業后要做什么樣的人?每當想到這兩個問題的時候,我就會想起1938年11月,老校長竺可楨說,大學教育之目的,絕不僅是造就多少專家,如工程師、醫生之類的。尤在乎,培養公忠堅毅,擔當大任、主持風氣,轉移國運之領導人才。

靈隱寺有一個匾額,上面寫著“莫向外求”,莫向外求,但從心覓。心存光明,萬物方生。有“心”,就有“良知”;有了“良知”,才能“知行合一”,三者歸于一脈且相互依存。很多人不理解王陽明所講的“知行合一”,行是知之思,知是行之源,知和行發生在每時每刻,發生在當下。就像我們在學習過程中,知跟行不分離后才能懂得“一脈良知”的內涵,才能悟到陽明心學的真諦。

當然,要成為知行合一者,我們該回到人的本質,回到當下。而作為企業家,要學會敬畏商業的本質、企業家的本質。

我們到底需要什么樣的企業家精神?

在我看來,第一是尊重人性的精神。人性是平等的,人性沒有高低貴賤之分。食色性也,我們要做財富的主人,警惕成為財富的奴隸。  

第二是尊重人格的精神。人格有高低,格物致知,格物是為人格調要獨立。所以我希望大家做一個獨立有格調的人,不卑不亢。既親又清,官商相互尊重、寬容。

第三是尊重人道的精神。人道是商道之基,君子懷德、小人懷土。企業家的仁德之心和仁愛之心,讓你的人追求幸福,企業追求健康。

第四是尊重創新的精神。創新是人性、人格、人道的外化,不創新毋寧死。創新是企業永續發展之不二法門,科技創業是實現中國品質,讓全世界尊重中國產業的根基。

企業家的學習過程,其實是修煉的過程,目的是為了共同把我們自己的人格修煉完美。健康、平安、開心、快樂,這是人性。

我想引用耶魯大學一位幸福學講師說的一句話,作為結束語:認識自己內心的最深處,也就是認識人類靈魂的最深處。

杭商傳媒記者 徐青青/整理

責任編輯:張璐

免責聲明: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企業家日報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相關作品刊發之日起30日聯系cjb490@sina.com。

(★^O^★)MG龙龙龙APP下载 2021年赛马会提供资料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投注 002573股票分析 下载游戏王者捕鱼 星悦浙江麻将 2017广州彩票大奖 排列3和值号码对照表 天津时时彩今天的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大星彩票走势图 比分007 贸易战比特币暴涨 单机四人麻将 黑龙江时时彩走势 新西兰分分彩是哪里的 北单奖金 上海时时彩在线开奖